大柠檬波旁蛋酒

生于脑洞死于脑洞 同时会写文和画画两种技能但都非常渣 我觉得我可以说是非常好相处了 有觉得我头像好看的朋友们有兴趣就扩扩我吧 吃的CP列在下面👇
SPN:SDCC
Marvel:EC/盾冬铁/琴狼队/寡鹰/...
列了两个大三角和一个四角后承认自己其实是杂食 除了EC可逆不可拆你能想到的CP我大多都能接受٩(˃̶͈̀௰˂̶͈́)و交个朋友吧∠( ᐛ 」∠)_

【EC】我的一个秃头老铁

在成谜的时间线上变成Charles的一美菊苣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会有OOC]
不这个男人现在还没秃


“嘿!James McAvoy!你们好!我是美国观众!”在这个像酒吧的小餐馆正中央,一个操着一口苏格兰口音的男人正在大声嚷嚷,围在他身旁的人群的笑声盖过了他说“我很荣幸”的声音。所有在场的客人不明所以地将目光投向喧闹的中心--那个打扮得隆重的光头男人--现在已经不能用打扮的隆重来形容他了,他的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扯开了两颗,领带像戴围巾一样松松的挂在他脖子上,随时都可能滑到地上,他的脸上还有两三种口红的印子,手中酒杯里的酒盛得过满,他一走动就会留下一地的酒。
“和James合作六七年了了,今天总算是把这家伙灌醉了!”人群中又传来这么一句,紧接着又是一阵笑声。在他的朋友们互相调侃的是时候,那个被称作James的男人脚一软,在跌倒之前,站在他身旁的男人扶住了他,“James,你需要清醒一下吗?”“你在说什么呢Fassy,我可...没那么容易...醉...”James顺势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借“再来一杯”向他炫耀自己的酒量,他甚至没将酒杯对准自己的嘴。
Michael感到肩膀一沉,猜想James现在应该要吐了,于是他拍了拍James的脸,对着他的耳朵确保他能听见他说话,“我现在带你去卫生间。”“好痒,别冲我耳朵吹气!”James以高他几十分贝的音量对他嚷,看来只能把这醉汉强行拖过去了。Michael无奈的叹了口气,“嘿,Jen.Jennifer!让一下。”“哇哦,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Michael!”金发女郎以一种暧昧的眼神打量着他俩,侧过身体,“老梗了,Michael,老梗了。”两人离去后身后再次爆发出笑声,并有人吹起了口哨。

我在哪儿?
这张床红得未免也太过俗气了吧。
喧闹,闷热。空气中弥漫着的是酒精和粉红色的情欲气息。
在James左边把身体重量全都放在靠枕上熟悉的西装革履的男人冲他微微笑。James的头更痛了。为什么他会和自己躺在一张床上?“Michael?”James试探地呼唤着那个男人的名字,但他的声音被不知哪儿来的嘈杂盖了过去。天知道我干了什么--瞧瞧吧!看起来我和我的好朋友“同床共枕”了一夜--我觉得事情还不是艰难时期的“同床共枕”那么简单。一瞬间无数种猜测同时涌进脑海,有些想法好像还不属于自己。无论如何,光是脑海里充斥着这些想法他就感觉脸像是在被火烧一样烫。老天,我想我真的是喝多了。
“Charles.”Michael的语气里透着愉快,James对上他的眼睛,对方一幅轻松的模样,好像他所想的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
等等。
Charles?
看来Michael醉得也不轻。
“呃,先生们?你们两个人的话,就要付双倍的钱。”
他这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个长得像Zoe的女人。而且这也不能算是个房间,这里看起来像脱衣舞俱乐部。看起来就像是First Class的某个场景一样。在James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Michael举起了装香槟的酒桶--不用手,就像他们当年拍的电影里面一样。更神奇的是当Michael要求Zoe表演能力的时候她竟直接展开了身后的翅膀,凌空而起。
“哇哦,那真是,太不可思议了,Michael.”
“我以为以你的能力你会比我更了解我的底细,至少记住我的名字。”Michael,好吧,既然他执意如此入戏,Erik皱了皱眉。他还在想我应该在第一次见到他时就被他的强大能力折服。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把James自己都吓了一跳。他深知Michael拥有精湛的演技,并且十分入戏,甚至在年轻时演一个坐轮椅的角色被人催去食堂打饭时对那个同学竖起中指并叫其滚开。但他更希望Michael说点平常他会说的话,让他确定自己只是做了个梦,或者这是一个恶作剧。然而他没有。Erik的想法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入James的脑海,和他自己的疑问混杂在一起。First Class不是七年前就拍完了吗?Michael是怎么做到像万磁王那样把桶举起来的?为什么这里一个工作人员也没有?当时Jennifer好像是和导演站着Zoe的后面憋笑吧?难不成这七年发生的事是刚刚他在剧组睡着做的一个梦?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操蛋的情况?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