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柠檬波旁蛋酒

生于脑洞死于脑洞 文绘渣双修 我觉得我可以说是非常好相处了 有觉得我头像好看的朋友们有兴趣就扩扩我吧
吃的CP列在下面👇
SPN:SDCC/J2M2
Marvel:EC/盾冬铁/琴狼队/寡鹰/双小鸟/绿锤/锤基
星蝶公主:Starco
列了两个大三角和一个四角还有几个冷CP后后承认自己其实是杂食 除了EC可逆不可拆你能想到的CP我大多都能接受٩(˃̶͈̀௰˂̶͈́)و交个朋友吧∠( ᐛ 」∠)_

【SDS】魔法猎手异闻录(差点烤焦的苹果派)

Part 4
看来John还记得他有两个儿子。暑假开始的第三天,Dean和Sam正准备溜去禁林探险,一个气喘吁吁的美国男人推开了他们寝室的门。确定他的身份是美国公民是因为Sam肯定英国男人不会这样慌张。他都有些怀疑是Bobby提醒他来带孩子回家的。显然Dean不会想这么多,他只是扑过去抱住John,他现在只比他矮一个头了。

“怎么,John,我可不记得今天是‘带孩子上班’日。”

“很好笑,Mike,小伙子们刚才英国回来,而我交了报告就走。”

“英国?霍格沃茨吗?”Mike半蹲下来与Sam平视,“哪个学院?”这让Sam觉得身高受到了轻微的侮辱,因为Mike在他看来不过就一米七出头。在他回答前John就自顾自地走出了电梯,Dean冲他比了个手势意示他跟上。

“格兰芬多...”然后电梯就开始上升了。

和Mike在同一层下电梯跟着走了几步之后发现Mike并没有把他送回去的意思,然后他对美国魔法国会内部构造产生了很多疑问。他只是个刚满十二岁的只会一些理论知识和漂浮咒的孩子,他第一次来这儿,这破地方还没有个平面图指出“您的位置”,每个人看上去都慌慌忙忙的,没人愿意停下来帮他找个路什么的。

“你听说John的事了吗?”

“梅林的胡子啊,是的!他是个好傲罗,但他处理误入歧途的巫师的方式也真是血腥。”

“据说这和他的麻鸡妻子有关,说起来我见过Mary,她是个好姑娘。”

“所以不能让麻鸡知道太多魔法界的事。你知道那女人生前是个超自然生物猎手吗?搞得John现在也以猎手自居。噫,猎手,光是说出这个词就让我浑身难受。听说她还尝试过猎龙,但麻鸡以为它们都灭绝了...难想象当她发现嗅嗅偷了她的珍珠项链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Winchester哪儿买的起什么珠宝...”

难以理解。她们竟然在已逝之人的儿子面前谈论她生前的财政问题。Sam想冲上去按住那矮女人的肩膀叫她收回那些嘲讽的话,却被一只手拉住了,“你在这儿啊,Sammy,害得我一层一层地跑。”

“抱歉,Dean.”



Sammy你还太小了,你还不能理解爸爸有多想抓到那个杀死妈妈的那个狗娘养的混球。你问为什么我们要学习如何捕猎?那是因为这是家族事业,你知道的,拯救人类,猎杀怪物...

我已经是个三十岁的成年人了,Dean,我又不蠢。我只是一直在想我为我们的工作付出这么多,值得吗?

你告诉我呢老兄!我何曾没想过过上平淡的生活,但我不能。你他妈看着我,看我肩上这该死的恶魔的手掌印!你还不明白吗?这鬼东西长在我们的骨子里,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

“那么为什么...”

“什么?”

“没什么。”Sam揉了揉眼睛。他真不该在这种地方睡着。这种John带他们来练习猎魔而自己不见了踪影的地方,“有什么异样吗?”“周围空气骤然降低?没有。发出怪响?没有。灯忽明忽暗?在你睡着的时候有,但我发现你只是睡着了,而且那玩意儿也没有真正出现,我无法采取行动。不过有一个异常...”Dean站起来甩了甩腿,并把Sam也拉了起来。

“你今天吃了什么?屁有够响的。”

Sam白了他一眼,思绪又回到刚刚那个梦当中,妄图从里面挖出点什么。这个断断续续的梦实在是太诡异了,比这忽明忽暗的灯还诡异。Dean掏出魔杖,口中念念有词,大概是在回忆合适的咒语——

“除你...”

Sam一把夺过Dean的魔杖,“忘了吗?未成年巫师不能...”“在校外使用魔法,”突然被打断准备的Dean蹲下去捡枪的样子有些慌乱,“梅林,既然不能用魔法为什么不能用现代科技发明能探测超自然事物的东西——”说着他对着那个鬼魂开了一枪,但子弹径直穿过那个灵魂体,Dean不敢继续浪费子弹,他明白这是徒劳。

“爸爸还不如把我留在那场烧死妈妈的火中,在危险时刻他总是不会出现。”

“你这个混蛋在瞎说什么!快他妈念那个该死的咒语!”



当Dean完成驱魔咒时围在他身边的女孩都崇拜地望着他,争着要看他暑假猎魔留下的伤。那分明是他俩第一次成功地单独猎魔后Dean有些后怕地跑出那栋老房子被年久未修的门刮出来的伤,Sam听到这句为吸引女孩儿注意撒的谎抬起头看他,他被包围在小女孩儿中间,对Sam眨了眨眼。

要不是异教的咒语在魔法界没有记载,这事也不算人尽皆知,他们早就被开除在魔法部受审了。

“好了,晚安,姑娘们。”Dean总算是站在寝室门口结束了他的格兰芬多深夜会谈,他抄起靠在门边的光轮2000,对刚刚躺下的Sam说,“Sammy,知道我为什么会背那些咒语吗?”

“不知道,也许是你想当爸爸的乖宝宝。”

“不,”Dean将窗子向上推开,站在窗台上,“你不知道。而我知道我今年圣诞节舞伴不再是你了。”话音刚落他就骑着他的劣质扫帚飞离了窗户,隐没入夜色当中。真好奇他约会别的女孩儿时不骑个光轮2000怎么能成功被带去高年级舞会。

他以为他是什么,某种深夜出没飞天小魔女吗?

一种反胃的感觉涌上Sam心头。

他竟然还有种期望,期望Dean被抓现行,让他再也不敢半夜溜出去瞎约会。他的大脑完成他这些奇怪的想法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胖夫人的画像前了。他这是怎么了?这个点去找Bobby无疑会给自己的学院扣上三十分,还会因为“半夜睡不着找院长讲童话故事”在学校里落下笑柄,最重要的是他刚才打算出卖的居然是自己的哥哥。

Sam命令他的大脑用“帮助哥哥在半夜去约会小女友”覆盖刚才那个糟糕的想法。

Sam回到格兰芬多休息室里。冷冷清清的,看起来和Dean想象的斯莱特林休息室没什么两样。Crowley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如果你改变主意了,我随时在格兰芬多休息室。不过凌晨一点到两点不行,那是我的私人时间。”,Sam充耳不闻,至少是装作他能够把这个想法挥出脑海。

“得抓紧时间了,男孩儿。我说过我一点到两点没空的。”

Crowley出现在他跟前,Sam把手伸到他肚子的位置,准确来说是穿过他的肚子——在喜剧电影里Crowley会化成烟雾消散,然后出现在相对安全的地方,继续用语言诱惑那些有渴望之事物的人。而Sam此时变得不耐烦,他学着Dean的语气说,“去你的,Crowley.”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