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柠檬波旁蛋酒

生于脑洞死于脑洞 同时会写文和画画两种技能但都非常渣 我觉得我可以说是非常好相处了 有觉得我头像好看的朋友们有兴趣就扩扩我吧 吃的CP列在下面👇
SPN:SDCC
Marvel:EC/盾冬铁/琴狼队/寡鹰/...
列了两个大三角和一个四角后承认自己其实是杂食 除了EC可逆不可拆你能想到的CP我大多都能接受٩(˃̶͈̀௰˂̶͈́)و交个朋友吧∠( ᐛ 」∠)_

社交网络#ME#结局仓促细节乱来系列

为他疯狂打call顺便催更(滑稽

弄啊弄:

Merchant Only

我知道,我们都只是唯利是图的资本家,无关友谊,更谈不上爱情。

自从上次那场不愉快的官司结束以后,Eduardo已经许久都没有跟Mark联系过了,不,应该说是Eduardo根本就不想再见到Mark。然而当Mark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联系到他时,他却无法拒绝。

“oh,这该死的‘老友情’”Eduardo捋了捋被沾湿的头发,略显急躁地望向路旁,大雨里路灯忽闪忽暗,一如之前的某一个雨夜。

正当他几欲想要离开之时,一只瘦弱的手臂却伸了过来将他笼罩在了伞的阴影之下

“走吧,进去,别淋坏了。”

“我还以为你又要放我鸽子。”熟悉的声线略过,Eduardo不经神情恍惚。

“你随便坐吧。”Mark打开了房间里的灯,Eduardo环视一周,最终把视线落在了眼前人的身上。

“怎么,伟大的Zuckerberg先生,你难道现在不应该在加州过着坐拥金钱,美女成群的日子么,怎么有闲心约你落魄的‘伙伴’出来呢?”Eduardo略显嘲讽地说,他打量着Mark,那个人还是穿着死宅般的卫衣运动裤,顶着那一头未打理的卷发,只是重重的黑眼圈略微显得有些憔悴。要不是之前那场刻骨铭心的官司,Eduardo简直不能相信现在跟他交谈的伙伴现在是那个拥有上亿身价总裁。

“That's bullshit.”Mark直接甩了一瓶酒过来。

Eduardo又环视了一圈,和往常一样的糟糕,只不过恍惚少了点什么。他微微冲着Mark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怎么不见你的那个好伙计啊?你也抛弃了他?”

“wardo…”

“不得不说,你在利用人和决绝程度的方面是令人叹为观止的,我都不得不赞…”

“Eduardo,我们得谈谈。”Mark直接打断了他,啤酒冒出的泡泡在易拉罐里爆破出微小的声音。

“我们现在难道不在谈吗?”Eduardo猛的灌下一大口啤酒,他举着罐子轻微地摇了摇“廉价的味道啊,很像之前在宿舍喝过的那些酒。”

“我知道你还恨我。”Mark也不动声色地灌下一口。百叶窗一条条斑驳的阴影里看不清他的神色。

“恨?那是什么玩意儿,Mark,不要总把人想得那么复杂。”

“不要告诉我你今天特意找到我是为了叙旧,我对你的成功往事可不感兴趣。”

“0.3%”Mark沉默了一会儿“你甘心么,从30%到0.3%。”

“不甘心又能怎样?你也说了,我落后的太多。”

长久的沉默之中只有风声走漏相对静止的时间。这间房子真是让人不满意,各种意义上的,Eduardo想到,他不知道为什么Mark还不卖掉它,哦,也许这点房子的钱对于那个身价过亿的总裁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而对于Eduardo来说却是在无时无刻提醒着他所犯下的愚蠢。

“来硅谷工作怎么样?”

Mark开口打断了Eduardo的思绪。

“fuck off”Eduardo轻笑一声,“Mark,你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会成为福布斯的首榜,你可以走,走的很远,你根本就不需要一个拖后腿的伙计,你知道的。”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那么高的目标,我想要什么,你一直都知道的。”Eduardo看着窗子旁边被风吹起来的百叶窗,微微有些出神。

“真是一团糟,你还记得的那个蠢到爆的party吗?为什么你偏偏要今天约我出来?”Eduardo抬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wardo,那个晚上,我本来可以救赎自己……”Mark将易拉罐捏扁,手上青筋暴起。

“不要叫我wardo。”Eduardo移开了手,冷静地看着Mark“从前我可以自豪地跟别人说我是Zuckerberg的合伙人,但是现在,我不想让它成为我的负担。”

“今天就谈到这里吧。”Eduardo站起身背对着Mark。

“wardo”Mark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颤抖,他知道,这一走,便是永别。

“…谢谢”

Eduardo已经走到了门口。

“你我之间永不必言谢。”就像我们冰层之下不必言说的爱一样。

“再见”


End
总觉得ME之间有千言万语,却又好像一个字也无法描述,结局有些突兀吧qwq就非常难受 有些细节有点记不清楚了求轻喷


评论

热度(4)

  1. 大柠檬波旁蛋酒弄啊弄 转载了此文字
    为他疯狂打call顺便催更(滑稽